痴子芹dd

是个慵懒得没有诗意的人。

(银芹)意外

呜呜呜呜呜太好了我的白一一!!感觉充满干劲了

白糖酱油:

一


电台里的音乐放肆地吵着,银等了很久,也没等到喜欢的DJ轻柔的声音。
她本来是在打发时间,本就放空的脑袋因为各种各样,不同地方传来的嘈杂而变得烦躁。之后,这种情绪开始折磨自己,她不知道缘由,她只知道她要疯了。
“哗啦一一”
被她留下过狰狞折痕的纸张往四处飞散,几个本子也因为她的暴行跌落在地。
“啪嗒”
一抹灰色映入帘里,银清醒过来,她似乎是找到罪灰祸首了。“哈哈”她轻笑。本子太过普通了,才让她记忆犹新。
“有多久没见到她了啊”银拾起躺在地上的纸,一叠下来整理好,最后是那个本子。引拍掉粘在上面的灰尘,在翻开之前想着什么时候把地扫干净。她本就不自然的笑变得更奇怪了,是那家伙给的,很薄的,那个人送的灰色本子,它只用于记录那个人发生的事。
银还能记得,那天回家时阿芹拉着她,跑到那间不怎么显眼的店子里。在一群花俏装修过的店中间,扔执着挂着老式招牌的店子就略显单调了,当时会有种感觉,阿芹是不是在店子里出来的精灵。“呐,这个给你”旁边的女孩笑着,直把一本灰色本子往银手里塞。本子有种说不出的简单,银翻了翻本子,又望了望阿芹,她的心思全暴露在眼睛里,是闪着一种“会喜欢的对吧”的光。“唔,谢谢……”
“呔,太好了呢”阿芹往胸口上拍了拍,付了钱就和银告别了。
银有点愣愣的,她转头望向身后,年轻的店员捂着嘴笑,见她转身,努力想把笑憋回去。自己也想笑,因为阿芹的行为在外人看来实在是好笑,送完东西就会慌乱的跑走,银趁着空子看到了阿芹微红的耳尖。
就是这点,太过可爱了。
银揉揉短发,想着这本子拿着也没什么用,回到家就放在了一边。后来她搬家了,收拾东西的时候找回了本子,“大概,用来几点笔记?”她把下巴抵在本子上,“啊,稍微记一记和那家伙的事好了”
那个时候多好啊。
银翻着本子,记忆一点点滴入脑中,只要闭上眼都会浮现出阿芹的影子,那个永远都抓不住的人。
太让人懊恼了。怎么就站在离他最近又最难够得着的地方呢。连想要牵手都必须以朋友的身份伸出手,她是怎么做到的,只能用朋友的眼光看着她,这是在自我毁灭吗?
“叮叮”社交软件的提示音响起了,银拿起手机看见,头像旁显眼的粗体大字写的是她正想着的人的名字。
“嗨 出去玩吗”她知道阿芹与关系不错的朋友不会先询问对方在吗。
她知道阿芹不喜欢用这一个软件,尽管好友最多。
她还知道啊亲很少约人出去玩,除了她。
除了阿芹的父母外,她是知道阿芹的最多的人。
“好啊,去哪?”啪嗒啪嗒打下几个字。
就快了,这之后 赶紧滚出我的生活吧。


银猜着,这大概是她们最好的结局。
tbc.
=====================
给我的好芹芹  @痴子芹dd太好了她们一边看着她们秀一边写文超刺激(啥
我我我我要写一辈子的银芹文!!
写得很蠢,很ooc啊我对不起银  性格好难抓啊(借口
不管了傻芹芹明天考试加油恩XDDD

嗯 ,自己的人设。

最近的一点小鱼, 忙里偷闲??

就不占tag了,并不好吃。
最后1p是看完动画之后一点点(衍生?其实也不算啦
*微量瑞金注意(应该比较偏向友情向

一只女儿。这。。那丑字写的是  苏婉。。。总之,起名废。(再见

真正的生贺。

就当昨天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川酱生快啊啊啊啊 你是我永远的天使!!
就只有你不嫌弃我这个老年人了…!!!

儿童节快乐!川酱生快!!明天,不今天会把贺图搞好的!
算了后天吧 o<~<

潦个草稿,差点忘了川酱明天生日(´இ皿இ`)
* 不管了明天再搞吧 先赶完作业

默默祝自己儿童节快乐(安详

可能要死几天??

白糖酱油:

“我只希望在你心里能占有百分之一的位置”
“要求太高了吧”




“你已经占完百分之百了啊”


balabala
挺可笑的,很热的天,我穿很厚的两件校服不停的在操场上走圈。还是冷,太阳似乎是唯一能给予我温暖的东西。
“怎么了”嘿,说老实话我讨厌别人这么问,不为什么,说不定我回答之后真的会少块肉甚至死掉。


但,问起来的人是你啊。


“…需要再多披一件吗”你也想着把碍事的外套脱了。“不啦哈哈哈”扯你衣服时碰到了你那黑不拉几的手,“呀啊 糟糕”心一凉。你的手比平时更烫,我的手比平时更冰。
一怔,你低下头又抬起头,“你看你 装什么逼”
  “嘁…”


“…那,这几天好好休息吧”几乎是与“多喝热水”差不多让女生超讨厌的句子,那就算了就不当自己是女生好了。
身子蹭的一下暖了。


“哦哦哦知道啦”
不知道是因为生病还是黑不拉几的你,脸超烫。


哈哈,病已经好啦。
谢谢。